飛霞隨筆

Tuesday, August 16, 2005

會考

每年一度的中學會考放榜,主宰著一眾莘莘學子的命運,今年如常上演幕幕喜怒哀樂的真人Show,有十優狀元拿著榮譽的成績單,接受鎂光燈的熱烈慶賀,也有成績有欠理想的,為升學四出奔波。家長、老師、親友總動員,進行分秒必爭的中六學額爭奪戰。

此情此景,不期然想到政府著力宣傳的「求學不是求分數」,雖然本意是好的,但一個中學會考放榜(還有高考),就把這句說話徹底打垮了。一分之差,斷定一個學生能否升讀中六,鮮有轉彎的餘地。沒有分數,連能否繼續求學也成疑問,這不是一個極大的諷刺嗎?

當然,近年來中五生的出路比以往寬闊得多,除了中六以外尚有毅進、展翅、青少年就業實習計劃、還有各式各樣的文憑和副學士課程可供選擇。。學店一間又一間的出現,表面向著這些低分青年伸出「同情」之手,實則以高昂的學費大撈其油水。今年跟教會的一位朋友仔放榜,他的成績欠佳,需要另外尋找升學途徑。因他之前在某進修學院報了名,所以我跟他去了解一下情況,的確叫我大開眼界。學校位處旺角某商業大廈,一層是課室,一層則是它的「Showroom」。甫踏進這間「學院」,就看見一台大電視,不斷重覆播映課程的短片,?面有幾間房子,一個個「教育顧問」坐鎮其中賣力地進行推銷,外面也有幾張圓桌和椅子,令我想到就是傳銷、保險、還有健身會。我登時條件反射地生出了莫大的反感。

當我和某年輕的服務員傾談時,知曉她不過是剛報讀了課程,時間還不足一個月,就被安排要幫學校做宣傳工作,我確實有點驚訝。雖然她讀的是工商管理的課程,但也不用這麼快就要「實習」吧!學店式經營不是問題,但做得有格少少可以嗎?

我看著這些徬徨無助的學子要快快忘掉眼前的傷痛,及時為前途打算,身處人生中的一個四通八達的分岔路口上,要作出正確的抉擇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因此在這段時間亦最需要別人的幫助。以往我是考試制度的勝利者,加上社會的主流論述早已歸予最頂尖和各種各樣另類而極端的成功例子,如十優狀元又或是一分讀大學等,雖然終歸來說其積極勵志意味是好的,也說明「條條大路通羅馬」,但對一些拿著尷尬分數,進退維谷,讀書怕力有不棣,工作又缺乏一技之長(和學歷),身處水深火熱中的少年人卻顯得份外疏離,而我一向亦鮮有關心這大批被遺忘的一群。今年我陪人放榜,對那位朋友仔和自己來說,都確實上了寶貴的一課。現實迫人,間接催促了一個人的成長,這也算是一種意外的美事吧。

有時候,想著香港教育製度的五年中學填鴨生涯,工業化的流程,培育出來的學生如倒模一樣,獨等的個性和潛能都削足適履地切掉了,然後來個品質檢定,用一個考試來決定一個人的前途,就份外的感到悲哀。要知道,不是每一個人都適合玩這種考試遊戲的。但縱然如此,不得不承認的是,會考已經算是一個較為公正的考核機制,盡可能對學生的能力作綜合的評估,是不完美中的較好選擇。只是看著每一年總有無數的悲劇重演,我只有無奈復無奈。

現在的大學生普遍思想功利,對此我只能深表同情,皆因每一位能夠踏足大學門檻的同學,背後都有不為人知的付出和經歷。有怎樣的教育制度,就有怎樣的學生,這可以怪雖呢?還望大學能發揮其之為大學的功能,可以喚醒這些大好青年隱伏的理想和目光吧!